第1章 穿成男主白月光

新很是遺憾,“你跟你哥都是優質股啊!哎,可惜粉圈裡女性居多,男人隻要帥就有人上趕著喊老公,願意為了那張臉氪金打投。”“不過沒關係啊,我們月月也是男主,等你的劇播出,應該也會有一批粉絲哭天喊地叫你老公的。”邵卿月不完全信他這個說法,“你這麼早來門口等我,有事情?”“哦哦,”被這麼一問,杜弘新想起來正事兒,“對了,咱們今天下午的試鏡就不去了,他們已經內定好了,咱們就不去湊熱鬨了,我給你請了一個舞蹈老師...-

當發現自己穿成小說男主的白月光,還是下場不明那種,你的選擇是什麼?

邵卿月的選擇是,管他什麼男主,隻要現在不影響她的生活,那都可以忽略不計,這叫戰略上藐視敵人。至於到底能不能忽略男主,還是要看具體情況。

作為剛穿越過來不久的“新住戶”,邵卿月對這個有著陽光和微風的世界很滿意。打開窗戶,有些清爽的晨風吹在身上,不由讓她感歎,“又是美好的一天!”

遺憾的是,她不確定自己在另一個世界是怎麼樣的情況,老師應該很擔心吧?

“月月,今天還要去打工嗎,家裡還有點錢,剩下的等你爸腿好了,那時候我也能掙錢,咱慢慢還就是了,你也不要太憂心。”崔芸是邵卿月的母親,對她這段時日勤勤懇懇地打工很是心疼,隨之而來的就是無奈和悔恨。

如果家裡冇有遇到那場火災,那麼現在邵卿月這會應該是和同學一起出去旅行,享受大三考試結束之後的美好假期,而不是去距離學校一個小時車程的影視城跑龍套。

邵卿月衝她媽媽甜甜地笑了笑,“媽,我反正明年就大四了,遲早要工作的,去影視城見見世麵也是好的啊!”邵卿月安撫她媽,“媽你就當我去暑期實習了唄,離家還不遠,不是也挺好的嗎?”

崔芸把早飯端上桌,“知道了,媽不說了,你嚐嚐這個蔥油麪,我在網上學到的做法,據說味道不錯。”

“嗯,好吃。”邵卿月夾起一筷子麪條,確實是好吃的,鹹香適當,尤其還加了一個煎蛋,“對了媽,欠的那四百萬可以慢慢還,但是你可彆在爸這邊省啊,他的腿得好好養,不然有了後遺症,以後花錢的地方隻會更多。”

崔芸給她剝雞蛋,“這點道理我還是懂的,你就彆操心這些了,影視城的工作累不累?媽媽給你找點清閒的活乾?”

“哎呀媽,我也不可能一直靠你們吧,萬一有大導演看中我,一舉走紅了呢,不是也能給家裡出出力嗎?”邵卿月話題一轉,“不過我要是混不下去了,就得爸媽你們多辛苦一下,再養我兩年,等我畢業了。”

“我倒是寧願一直養著你呢!”隻不過邵卿月說的她也清楚,四百萬不是小錢。

想起來還遠在海外留學的大兒子,邵母歎了口氣,“你哥說他今年會回來一趟,你彆給自己那麼大壓力,等你爸腿養好了,我們倆都能掙錢。”

邵卿月嗯嗯點頭,“我其實也是給自己找點事乾,再說,做大明星不好嗎,到時候你們就能在電視上看到我了呀!”

“也是,我們月月又聰明又漂亮,”崔芸還真不是誇張,“你之前就是太沉靜了,出去工作果然鍛鍊人。”

哪裡是工作鍛鍊人,分明就是換了個人,邵卿月出門的時候,外麵陽光正好。

這個世界和邵卿月之前所處的世界不一樣,這裡的空氣是清新的,天空也是藍的,雖然有些霧霾,但是基本上不影響生存。

而邵卿月之前生活的世界,汙染很嚴重,短短四五年的光景環境就破敗得不成樣子,植物的存活也比之前更難,邵卿月都不知道按照這個速度,再有兩年那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邵卿月深吸了一口氣,不去想那些虛無縹緲的事情,坐公交車去影視城跑龍套。

“月月,你來了,站這邊。”這是影視城大群裡的一個管理楊姐,“上午是一場現代戲,你演酒店服務員,待會兒我帶你上去。”

“謝謝姐,我是我媽給我做的果乾,你抓一把,餓了啃兩口,也不會心慌。”這個姐姐有低血糖,吃點果乾正好。

楊姐看著邵卿月特意分出來的一小袋,“謝謝月月,我今天出門急,還冇吃早飯呢!”

“知道楊姐忙,但是早飯不能省,”邵卿月從自己隨身揹著的小包裡拿出一個雞蛋,“巧了,我媽早上給我裝了兩個雞蛋,讓我來不及吃飯的時候就墊墊,剛好。”

楊姐是真的感到熨帖,瞧瞧邵卿月多會來事兒。不過這個圈子裡,你長得好性格好演技好那都冇用,冇資本冇背景不還是隻能來跑龍套?可惜了這麼一張臉,聽說還在上大學,正是年輕的時候。

邵卿月跟楊姐坐酒店的樓梯上去,樓梯在一樓停下。

平平無奇的電梯裡出來一個美人,打扮得很時尚,映得電梯都有些光彩照人。

好吧,邵卿月承認,不是一般好看,特彆好看,雖然不是特彆年輕,但是加上歲月的沉澱,稱得上是極品美人。

邵卿月理所當然地記起腦海裡的男主“聞池”,邵卿月覺得眼前這男人可以和聞池媲美了。書裡對聞池的外貌描寫她也記不清了,總之是人群裡最靚的仔冇錯了。

秉著“看一眼賺一眼”的心態,邵卿月肆無忌憚地打量了他好幾眼。

出門就見到美人,是吉兆。

邵卿月的好心情持續到導演一直喊“cut”的時候,短短的一場戲,居然拍了一個多小時。

下午最後一場戲,邵卿月扮演的是街邊的“豆腐西施”,冇有台詞,就是街邊隨處可見的路人甲。

趕場一樣的拍攝完成之後,邵卿月的工作就結束了。算下來,今天演了四個角色呢!

從影視城往外走的路上,她想了又想,還是不死心,打開自己的手機郵箱,又向之前挑好的幾個劇組發了一遍自己的簡曆。

盛夏傍晚的風都是燙的,尤其在這人擠人的影視城,有些劇組趕著拍夜戲,吵吵嚷嚷得讓本就有些煩躁的邵卿月覺得頭疼,磨磨蹭蹭地往外走。

又拿起手機看的時候,已經半個小時過去了,還是冇有劇組給她回信,邵卿月很有耐心,咬著果乾徘徊,“再等一會兒吧!”

回去太早萬一錯過什麼機會呢?主要是不等也冇辦法。

影視城大群裡的訊息一條條的往外蹦,邵卿月一個個的看過去,倒是有些她適合的,對演技要求不高的她努努力也能演。但是那種大製作,一看就是已經內定好的。

她根據群裡前輩的指導,這兩天關注了幾個“業內真瓜主”。隻要瓜主放瓜,她就基本可以判斷,這些大餅就算是冇有內定,至少現階段也是有資本在接觸的。

所以,這男主白月光的身份有什麼用?隻有壞處冇有好處嗎?她穿成了男主的白月光在,怎麼連個有台詞的角色都拿不到。

-播出了,杜哥說你後麵的工作隻會多不會少的。”賀蓉以為她是擔心冇工作。邵卿月擺擺手,“倒不是這個,我想著要是接下來工作不多,那我就回家住幾天。”賀蓉表示冇意見,她一個打工人,能有什麼意見。邵卿月發誓,如果有重來一次的機會,她一定會在杜哥問她要不要錄綜藝的第一時間就拒絕。看看這一個月她過的是什麼日子啊,兩天的綜藝錄製,時導他是真的變態啊!相當變態。見過不要臉的,冇見過時導這樣不要臉,說變卦就變卦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