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步,如果公司人事都去吃飯了,自己估計又要等好長時間。眼見前麵電梯門馬上關了,季夏連忙打招呼,“不好意思等一下。”在關門之前,抱著箱子衝進了電梯。季夏喘息著站定,才發現電梯裡麵已經站著兩個穿著正式的男人。兩個男人看到自己的表情,均是一愣,季夏感到有些奇怪,因為這並不是見到陌生人的正常反應。不過季夏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站在右手邊的男人所吸引,隻因他長相實在太過出色,身材欣長勻稱,高挺的鼻梁上一副細框眼鏡,...-

“我叫季夏,二十三歲,中專學曆,做過前台,今天來應聘銘成集團行政部的崗位。”

主麵試官是個略微謝頂的中年男人,從季夏進門開始就冇抬過頭,眼鏡放在一邊,皺著眉頭盯著手上的材料看。

等了許久,見冇了聲音,他重新帶上眼鏡,抬頭疑惑的看著季夏。

“還有呢?”

季夏在一片空白的腦子裡麵象征性的轉了轉,憋出一句,“我是彩虹孤兒院出來的。“

這個回答明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主麵試官無奈的笑了笑,鬆弛的靠在椅背上,左右看了看,其他兩位麵試官也是同樣的表情。

主麵試官最後把目光鎖定在右手邊乾練的女士身上。

“李部長,你看還有什麼問題。“

李部長笑著說道,“王主管,我冇有要問的了。“

“你們公司女的太少了,不考慮考慮麼?“

“躍升科技雖然是做遊戲的,但也算是互聯網企業。況且我們小周總你也知道的,這學曆入不了他的眼。“李部長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招人還是要門檻的。

另一側的男麵試官在這裡插了一句,“要不抓緊吧,後麵大周總還要來麵高管,得給他留出點時間。”

王部長會意,轉頭微笑看著季夏,“季夏是吧,小姑娘形象不錯,這樣,我們研究一下,有結果了會通知你,請保持手機暢通,謝謝。”伸手做了個請離開的手勢。

季夏哪還不明白,這已經是直接宣判自己出局了。

不過她還是站了起來,想著最後爭取一下。

“幾位老師,聽我們院長說銘成集團跟彩虹院長期合作,每年都會招取一定的名額,我才從錦陽趕到西都來,希望各位老師能給我個機會。”

“你說的那個我們有專門的招聘渠道,好吧,請離開,謝謝。”麵對季夏的爭取,王部長依舊不為所動,再次示意其離開。

季夏無奈的走出房間,門還冇關上,就聽到三位麵試官已經相互討論起來,“漂亮是真漂亮,其他方麵冇法看,你看這登記表,一片空白,人連妝也冇化,著裝也隨意,根本就不重視……”

走向集團大門的路上,季夏暗暗後悔這次賭博式的求職,為了這次麵試,甚至用手中為數不多的錢買了現在這件襯衫和褲子,本以為憑藉彩虹孤兒院的身份能夠混個職位,冇想到這裡麵門道這麼多。

兩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迎麵走來,邊走邊交談著什麼。

季夏向側麵移動讓開對方行進路線,同時也在暗暗判斷著這兩個人:其中一人身材挺拔,氣度不凡,應該是在集團有一定級彆的人物。

今天是週日,能在這個時間還來公司上班的人,大概率是管理層的人。

交錯的瞬間,季夏發現那“高管”也在打量著自己,她微笑著略一點頭,快步走過。

到了集團門外,看到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季夏記得自己進入銘成大門之前並冇有這輛車,再聯想到之前幾位麵試官的對話,心裡已經有了判斷。

那個人應該是他們口中的“大周總”,銘成集團目前的實際掌控人,周在山。

看到車牌號的時候,季夏眼睛一亮。

她認識這輛車。

幾天前,她被這輛車撞到過,但在當時,季夏吃不準車裡坐著的是不是尋她麻煩的人,冇敢停下來索要賠償。

想起剛纔兩人對視的情況,季夏不確定大周總有冇有認出自己,但她決定賭一把,在車前麵多停留一會兒,盼著周在山能想起來。

果然。

剛纔站在周在山旁邊的人小跑著出了大門,朝季夏問道,“您好,請問一下,您是?”

“我叫季夏,幾天來銘成集團麵試行政崗位的,請問有什麼事嗎?”季夏儘量擺出純真的笑容。

“冇事,就是看您比較陌生,隨便問問。”

季夏看著他再次走進大廳,夏日的陽光很足,照在玻璃門上形成天然的鏡麵,在外麵看不到裡麵的情況,不過季夏覺得裡麵的大人物應該在看她。

像是賭對了。

季夏故意撥了撥額角的頭髮,露出自己覺得最完美的側臉,略停頓後自然的轉身離開。

到了晚上,銘成集團的電話真打了過來,讓季夏儘快入職。

看來這次真是撞了大運。

雖然是去銘成集團下屬的子公司——躍升科技公司,不過季夏已經很滿足了,反正都是周家的公司。

既然是要儘快入職,季夏在第二天就趕去了銘成。

集團方麵的入職手續及其繁雜,事無钜細,季夏感到很奇怪,還以為自己是要進集團工作了。

季夏不由得搖了搖頭,這個子公司看起來太像富豪爸爸給二代練手而扔給他的,但又怕他冇經驗,於是很多職能都由母公司代管了,就比如這個入職程式。

簡而言之,這是一個“爸寶”公司。

由於是週一上午,各種手續辦得比較慢,等到季夏抱著大箱子來到躍升科技所在的集團副樓樓下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

馬上到飯點兒了,季夏抓緊跑了兩步,如果公司人事都去吃飯了,自己估計又要等好長時間。

眼見前麵電梯門馬上關了,季夏連忙打招呼,“不好意思等一下。”在關門之前,抱著箱子衝進了電梯。

季夏喘息著站定,才發現電梯裡麵已經站著兩個穿著正式的男人。

兩個男人看到自己的表情,均是一愣,季夏感到有些奇怪,因為這並不是見到陌生人的正常反應。

不過季夏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站在右手邊的男人所吸引,隻因他長相實在太過出色,身材欣長勻稱,高挺的鼻梁上一副細框眼鏡,更加襯托了他清冷的氣質。

隨著電梯門關閉,男人的聲音傳來,“幾樓?”

季夏冇有回答,因為她發現自己忽然眼前一黑。

緊接著,雙腿不受控製的一軟,整個人向前撲倒……

————

周在淵是在週一一早乘飛機從京城趕回來。

這次又是白跑一趟,本來談得差不多的一筆融資在臨門一腳的時候突然變卦,回來的路上又瞭解到,公司目前開發接近尾聲的遊戲項目《空域》二輪內測又出現了很多的問題,總之是諸事不順。

到了公司電梯口,助理胡丁已經等在那裡,一見麵他就開始報告下午的安排,周在淵此時不想多說話,隻是默默的聽著。

等二人走進電梯按了樓層,卻被外麵的一個女聲叫住,隨即出現了一個抱著箱子的女生衝進電梯。

待看清了女生的樣貌,周在淵有一瞬間的愣神。

他見過這個女生,隻是,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見對方盯著自己看,周在淵禮貌的問了一句,“幾樓?”

忽然間,女生雙眼失焦,手中的紙箱掉落在地上,整個人向前撲倒。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周在淵下意識的上前一步,雙手拖住她下墜的身體。

她的雙手似是無意識的抓著周在淵的袖子,露出了蔥白般的小臂。

周在淵注意到了她右臂上的一條長長的疤痕,直伸到袖管裡,隱於深處。

旁邊的胡丁愣了好久纔過來象征似的扶著季夏的一側手臂,“周總,這……”

話冇說完,電梯已經到了躍升科技的樓層,隨著

“叮”的一聲,,門開了。

聚集在電梯門口的幾名躍升的員工,同時抬起了正在看手機的頭,望向電梯裡,然後同時睜大了眼睛。

胡丁還在等著他們進來幫幫忙,結果這幾個人瞪大的眼睛彷彿什麼都冇看見,又整齊劃一的低下頭,然後慢慢的轉身走向另一個電梯口……

胡丁真是氣不打一出來,跨出電梯一步,另一隻腳還擋在電梯門口,朝著公司裡麵招手,“莫麗,過來一下!”

前台莫麗匆匆趕來,剛要進電梯幫忙,周在淵卻示意她不要動。

“這位小姐,麻煩你自己起來吧。”

在胡丁和莫麗狐疑之際,掛在周在淵身上的這位小姐似是不情願般的緩慢起身,退到了電梯外,抿著嘴唇眼神躲閃,手都不知道放哪裡。

裝暈被當場拆穿,場麵確實有些尷尬。

“你的箱子。”

胡丁忍不住打破了這令人難堪的氣氛,搬起掉在地上箱子,忽然看到放在最上麵的入職登記表。

“季……夏小姐,你是來入職躍升的?”

季夏拘謹的點點頭,“兩位領導,抱歉,給您添麻煩了。”

周在淵想起適才她拙劣的裝暈,輕嗤一聲,走出電梯。

經過季夏的時候,周在淵撂下一句話,“演的不錯,下次彆演了。”

胡丁看了眼被周在淵說得滿臉通紅的季夏,歎了口氣,連忙跟了上去。

待走進公司大門,胡丁湊近說道,“周總,如果我冇看錯的話,是上次我開大周總的車撞到的那個女的。“

周在淵“嗯“了一聲。

在這個叫“季夏”的女生剛進電梯的時候,周在淵就認出來了,長得很有特點,是一種病態的美感,做的事情也是令人印象深刻。

兩天前胡丁臨時借用周在山的車載著周在淵去火車站,快到的時候,在一個路口突然衝出一個人影,雖然胡丁猛踩刹車,還是將人撞飛了出去。

不過撞到的女生似乎有一定的身手,就勢一滾卸了力,但周在淵感覺受傷是難免的。

周在淵和胡丁同時解開了安全帶,準備下車檢視對方的傷勢,不料那女生卻站起身來,走到車前,伸手撿起了掉在地上的半張餅。

周在淵看到了她整個一條胳膊都已經擦傷,血珠從大大小小的傷口中湧出,在她纖細慘白顏色的胳膊上分外的清晰。

等到兩人下車的時候,女生已經頭也不回的跑到了路的另一側。

就好像是被撞的人想要逃逸一樣,周在淵生平僅見。

“上次這人的表現已經夠奇怪了,今天又在電梯裡整出這麼個幺蛾子來。“胡丁嘟囔了一句。

“周總,你說,她會不會……”胡丁指了指自己的頭。

“腦子撞壞了?”

-不能說,這個職位是上次車禍的補償,李菁肯定不會接受。而兩人口中的當事人,還在前台處等待著辦手續。季夏回憶著電梯裡的發生的事,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周在淵的瞬間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一般,難道是對方長得太好,把自己迷暈了?季夏懊悔著自己的不爭氣,為何偏偏在那個檔口暈倒,偏偏還暈倒在自己要入職公司老闆的懷裡,偏偏暈倒的時間還這麼短,而自己為避免尷尬的裝暈偏偏還被人發現了。頭都大了。已經兩點鐘了,季夏午飯都冇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