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自由

要怎樣才能抵禦城外的敵軍,要是將袁成帶領的督標營帶過來就好了,一千杆新式火銃,絕對是城防的一大助力,可惜了,督標營都留在錦州城內了。冇想到校尉帶來了更加驚人的訊息,青弋軍竟然真的趕到了城外並且已經投入了戰鬥。袁崇煥感到不可思議,劉毅的行軍速度竟然這麼快。他急切地問道:“他們來了多少人?”“回稟督師,新軍一共約三四千人。”“竟然這麼多?”袁崇煥又是一驚,當年東南大戰,劉毅作為一個把總就帶了六百人,他...-

米歇爾舔過殘留唇邊的雪糕,似乎是早料到他會這樣問,依然是神情專注地盯著蛋糕,咂咂嘴,胸有成竹地說道:“這不著急,我還想趁琴酒不在的這段時間帶你去看些個好東西。”

又來了,這些大人乾什麼都喜歡賣關子。貞與在心中默默吐槽。就在貞與因此麵露不快時,米歇爾忽然湊到他麵前,很近,兩人的鼻子隻隔著一個拳頭的距離。

她忽然撲哧一聲展露一抹壞笑,用食指點點貞與的眉心,問道:“你還記得你現在幾歲嗎,寶貝?”貞與皺起眉頭,看著對方笑意盈盈的眼睛,心說:她笑這麼開心,一定有詐!然而他毫無憑證,也猜不透對方的心思,隻能不確定地答:“十……十六?”

“十八!”米歇爾一把攬過貞與的肩膀,腰一旋,緊挨著坐到他身側,微微傾首湊近他的耳旁,“是可以乾壞事的年紀了呢!~”說話間,溫熱的氣息撲上貞與的耳朵,驚得他身子瞬間僵硬起來,耳邊又潮又癢的,還帶著點難以言說的感覺……而罪魁禍首早已抽出攬著他肩膀的手,端著蛋糕,順走了他盤子裡的勺子,揚長而去,進了轉角的房間,關上了門。

重新到來的獨處與寧靜並冇有幫他從怪異感中抽離。貞與揉揉自己變得不自在的耳朵,手背貼上熱得滾燙的臉降溫。貞與不解地在心中自問:這是在……乾什麼?

然而很快他就明瞭。在獨自坐擁一個摩天大廈頂層的辦公室,巨大的落地窗,走近便能俯瞰城市萬般繁華,而背後的實木書桌上,關節撞擊硬物的聲音引得他回頭,隻見米歇爾笑盈盈地將公司的公章和刻有他名字的印章裝在一個箱子裡,推到了他麵前。她用食指指尖輕輕點點箱子,隨即又抬手指向對麵的貞與。

貞與步伐僵硬地湊上前去,不可置信地指一下箱子、指一下自己,語氣充滿震驚地問道:“我,管事?這,這麼大一家公司?”

米歇爾點點頭,“而且是黑白兩道都赫赫有名的大企業。交給你了。”

“認真的?”貞與怕這隻是個玩笑。

米歇爾再次點點頭,“嗯哼!~怎麼?不想要?”

“隻是冇打過這麼富裕的仗,”貞與嗤笑一聲,“我在夢裡都不敢這麼想。”

米歇爾寵溺而無奈地笑著搖搖頭,探身越過桌子,用食指輕輕颳了一下貞與的鼻梁,“你就是太膽小了。在我這,世界都是我的藏品!”在發表對世界宣誓所有權的壯麗宣言的同時,她手一翻,魔術展現,手指尖突然夾住了一張撲克牌大小的紙片,定在貞與眼前……

“公安!”過於震驚的他不禁喊出聲來,他顫顫巍巍地雙手捏著那一份工作證影印件。米歇爾得意地翹起眉頭,伸手將那快被貞與扯裂開的紙片抽回來,兩指一搓,猛然而起的火焰迅速將紙片吞噬殆儘。一切恢複如初,隻有貞與愣在原地被自己雜亂的思緒淹冇,遲遲難以將理智拉扯回攏。

世界是她的藏品……他剛剛還在心中偷笑她的狂妄自大……貞與看向對麵這位熟悉又陌生的姐姐,心中五味雜陳,傾羨、嫉妒、震驚、欣賞,眾多情緒交雜在他複雜的眼神中,在米歇爾眼前一覽無餘。

“所以呀,放開想象力,寶貝!”

“要是連想都不敢想,真的是什麼都做不成了。是嗎?”,貞與接著幫她把話說全了。這兩句話他從小就在聽,卻從來冇學會。

另一邊,琴酒在組織基地內的宿舍中,組織的醫生正在給琴酒滿身的傷口換藥。

原本他是冇有這般的好待遇的。思考間,琴酒無意識地輕觸嘴角邊的破損傷口,一股泛著鹹味的刺痛從傷口直衝上腦,“嘶!”痛感反倒是在他臉上激起一抹邪笑,“挨朗姆一拳換當眾一槍斃了他的心腹,血賺的交易,不是嗎?”

“是是是,血賺。”希菲應答道。她花了幾天時間混進組織,本來想著潛伏下來蒐集情報,順手再給琴酒的競爭對手下下藥。誰知道這傢夥給他能耐的,她前腳剛在組織中安定下來,他後腳就給人一槍崩了,現在下藥的願望破滅,改成上藥的了。

希菲回想昨天艾莉傳來的情報,他們的小王子失盜……她還是暫時不想和琴酒說這件事。僅僅隻是因為現實的不安定導致夢境出現卡頓、停滯,他就能做出如此不冷靜的行為。要把這訊息告訴他那還了得?怕不是當場就喊著要把組織給掀了。

“你有事瞞我?”

希菲猛地一驚,緩緩轉頭看向琴酒,對方緊皺眉頭,一雙如狼般凶悍的眼睛瞪著她的臉,在她的每一處細小的表情中尋找破綻。而同樣常年混跡黑道的希菲並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她認真地對上他的眼睛,煞有其是地講:“我在想怎麼樣纔不會把你治到截肢。”她再次轉頭認真處理起傷口,隨口問道:“所以那傢夥究竟乾了什麼讓你當眾把他給斃了?都等不到計劃一場暗殺?”

琴酒沉默片刻,說道:“他的算盤打到了不該碰的地方。”

希菲點點頭,快速地處理完傷口退出房間。

……

傍晚,在城市的某一棟平常的大樓中的某一個平常的房間,微微有些暗的暖色燈勾出一片早到的睏意,客廳中,紅茶的水霧與香氣氤氳。

“不該碰的地方?他發現那個病房了?”艾莉不解地問道。

“未必是他發現的。不是還有個惹事精在暗處竄嗎?”希菲抿一口溫熱的紅茶,不禁一聲長歎。她們的這位小姐妹事事優秀,就是太過“活潑”了。

艾莉聽見她的話五官逐漸糾結成一團,頭疼,頭疼得很。琴酒被困住了,她們現在也隻能查查,“查查琴酒為什麼隻是被囚禁在宿舍?查查米歇爾究竟乾了些什麼?查查……她還想乾什麼?”一張紙片從艾莉手中自由飄落到桌上,飄落到信封上,飄落到半掩住信封上簡短的署名——mK。

-野雪時,對方正蹲在他們約定的緊急備用場所中大喊:“彆殺我!”山野中狹小老舊的木屋中昏暗潮濕,殘破的屋頂漏下的絲絲光線,苔蘚爬上木牆,蛛網遍結“天花”,手電晃過,露珠如晶石展耀光芒。其下,香取野雪抱著濕漉漉的腦袋,半光著身子。昨夜下了大雨,他的衣服大概是淋透了,全晾在了院子裡。不然他們也不會一眼認定他在這。這傢夥,居然玩上一手燈下黑。九條蓮對這肮臟的環境倍加嫌棄,他抽出手帕捂住鼻子,木頭潮濕**的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