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人類史上最弱武器

械整齊擺放,旁邊病床上還有一些老頭老太太躺在上麵。而在他旁邊,則是圍了一群護士。她們有的拿著針管,有的幫忙開啟藥瓶,還有一個……正騎在他的身上。四目相對。嗯,楚生隻感覺小姐姐腿又彈又長,就這腿他玩三年都絕對不會膩……簡直太適合拿去踢足球了!但是,他為什會在這?他不是剛在老闆背後豎完中指,然後開始今日加班生涯嗎?為什會在醫院搶救?難道說他加班意外猝死,被救護車拉走了?“那這快找老闆賠錢啊,救我乾什?...-

橫城。勝康醫院老年病房,308室。一道道朦朧的聲音不斷鑽進楚生的耳朵,有人聲,有腳步,還有機器的運轉。“喂,大爺,還醒著嗎?”“護士長,大爺心率降到五十了,要不要加藥?”“滴——滴——”“眼皮,大爺眼皮好像動了,心率在漲……”“……”在逐漸加大的嘈雜聲音中,楚生終於緩緩睜開了雙眼。然後,他就懵了。隻見映入他眼簾的不是他在公司加班的工位,而是一間醫院的病房。病房麵心電血壓檢測儀,呼吸機,等一係列醫療器械整齊擺放,旁邊病床上還有一些老頭老太太躺在上麵。而在他旁邊,則是圍了一群護士。她們有的拿著針管,有的幫忙開啟藥瓶,還有一個……正騎在他的身上。四目相對。嗯,楚生隻感覺小姐姐腿又彈又長,就這腿他玩三年都絕對不會膩……簡直太適合拿去踢足球了!但是,他為什會在這?他不是剛在老闆背後豎完中指,然後開始今日加班生涯嗎?為什會在醫院搶救?難道說他加班意外猝死,被救護車拉走了?“那這快找老闆賠錢啊,救我乾什?你們把我救活了,弱智老闆不又得讓我起來加班?讓他賠個幾十萬給我爹媽不香嗎?”想到這,楚生頓時滿臉痛心疾首。拳頭都硬……誒?好像不對。這一刻,楚生終於察覺到了一絲異樣。他躺在病床上緩緩抬起了右手,一隻蒼老的手臂頓時映入他的眼簾,手臂上的皮膚灰暗,堆積在手背上的褶子更像是一頭年邁的沙皮狗的皮膚,耷拉著冇有力氣。而在他抬手的同時。一道淡藍色的光芒在他眼前一閃而過。【風燭殘年的孱弱老頭艱難地抬起了他的右手,任務完成。】【體質, 0.5。】這道淡藍色的光芒一閃而逝,一陣暖流湧上心頭,但楚生並冇有注意到,因為他如今的注意力已經全部被他手上乾癟的皮膚所吸引。他現在即便是剛醒,他也無比清楚的記得他自己才二十多歲,而且剛剛還在工作。雖然這工作不咋滴,讓他每天九九六,過著豬狗不如的社畜生活,還背著房貸車貸,天天想退休擺爛,但拜遙遠的通勤距離所賜,他身體還算健壯,絕對不會和現在這樣都長老年斑了。除此之外,他長得還非常帥氣。在高中、大學時期楚生都曾當過一段時間校草,雖然大學時他各種不著調的行為導致校草風評被害,但這依舊改變不了他帥氣的事實。可現在,楚生看著四周的監護儀器,以及蒼老的手臂,他突然感覺他那令小富婆們都垂涎不已的帥氣麵龐和身體正在離他遠去。他陷入了沉思。兩秒後。他重新躺了下去,閉上了眼睛。“嗯,一定是剛剛起床的方式不對,這次我先睜右眼。”……片刻後。他眼睛再次睜開。四目相對。坐在楚生身上正準備下去的護士小姐姐,一臉緊張的盯著楚生,開口道:“大爺,你還挺得住嗎?不行的話我就用力了……”看著小姐姐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隨時準備按下去,楚生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死了。他真的重開了!還重開到了六十歲老頭身上!這就是退休嗎?他想要的退休不是這退的啊,混賬!帶著最後一絲掙紮和希望,楚生望向坐在他身上不知所措的護士小姐姐,顫抖問道:“我得的什病,是已經無藥可救了嗎?”旁邊拿著針筒的護士長寬慰的看了一眼楚生,道:“大爺,按照林大夫的話,你還是有時間的,要懷抱希望。”護士小姐姐也給了楚生一個鼓勵的眼神。楚生:“……”好,知道了,病入膏肓,爺們死定了。“那我退休金呢,有多少?”楚生倔強的問出了他前半生最關心的事情。護士長一邊招呼小護士從床上下來,一邊道:“大爺,這個我們不太清楚,一會兒您兒子過來了您可以問問他,我先給您打一針穩定劑,您先休息一下。”其餘小護士也是紛紛點頭:“等林醫生會診回來我們會和林醫生溝通一下,您不用太過擔心。”說完,護士長給楚生打了一針穩定劑之後,帶著幾個小護士匆匆離開去匯報情況,隻留下一名護士監護。楚生則是躺在病床上,安靜得像一具死屍。過了一會兒,死屍動了一下,一股熟悉的暖流穿過楚生的身體,讓他處於病痛中的脆弱軀體瞬間輕鬆了不少。楚生知道這是護士長那一針穩定劑發揮了作用,剛剛好像也有這種感覺,還挺舒服。“不對,剛剛?”楚生心神一動,一個淡藍色的麵板突然浮現在他眼前。【姓名:楚生】【年齡:60】【體質:0.5】(成年男性為2)【精神:0.9】【耐力:0】【進化能量:1%】【綜合評價等級:人類史上最弱武器(注:該人類武器被病魔纏身,身軀老邁孱弱,能被一陣微風吹倒在地,極易逝去,是個碰瓷的好工具。)】而在這些文字的旁邊,還顯示著剛剛閃過的資訊。【任務完成,體質 0.5】楚生看完這些資訊,整個人頓時就不好了。作為經常在遊戲、小說評論中和網友激情互動的熱血青年,他自然明白這些文字代表著什,也大概猜到了在他身上發生了什樣的事情。講道理,什重生重開他都是能接受的。可這人類史上最弱武器,能被微風吹倒,極易逝去,是個碰瓷的好工具是怎回事?他堂堂大校草就這點待遇嗎?這樣孱弱老邁的身體,讓他如何安穩的享受退休金的快樂!敢再拉胯一點,降低一點嗎?楚生隻感覺他氣的肝疼。而就在楚生這個念頭閃過的那,體內流淌的那股暖流突然減弱,一股虛弱感再次襲來。與此同時。一道淡藍色光澤在楚生眼前飄過。【受到癌症侵襲,生命力降低,體質-0.1】【當前體質,0.4】(注:持續降低中)楚生臉色頓時變幻了一下。臥槽,還真敢降低啊?而且還是癌症。那要是他體質降到0會怎樣?聯想到剛剛的搶救,以及任務完成的體質加點,楚生臉色突然一變。體質降低到0點,他不會直接掛了吧?這就是人類最弱武器的牌麵?我還冇享受到退休金的快樂呢!!!正當楚生聯想到這些的時候,一道淡藍色的光澤再次閃過。【風燭殘年的老頭感受到死亡的恐懼,內心升起對退休金的渴望。】【任務:退休金的誘惑!】【選項A:爺們要錢,不要命!備註:立刻拔掉氧氣,找醫院退錢,然後想辦法讓護士醫生在後麵狂追你十公,但不能抓到你,否則任務失敗。難度:SSSSS,獎勵:稱號‘我命由我不由天’】【選項B:做個猛男,要猛!備註:拔掉氧氣,在隔壁床花大嬸震驚的目光下起身,一口氣做完三十個俯臥撐,騙取花大嬸的養老金。難度:SSS,獎勵:稱號‘老年芳心縱火犯’】【選項C:軟飯也香!備註:插著氧氣,可憐巴巴的望向護士小姐姐,求她扶你起床兩次。難度:F,獎勵:體質 0.5】……

-的身體,吊打同病房51%的患者,超越隔壁床精神抖擻的花大嬸指日可待。小小退休金,遲早是爺們的囊中之物!楚生看著體質已經變成0.9,心滿意足的躺了下去。不躺不行,耐力太低了,以他如今不足成年男性一半的力量,在耐力為0的情況下,雙手撐起身體五秒已經是他的極限,必須休息。而在楚生開始休息時。護士小姐姐則是將楚生尿不出來的情況匯報給了護士長。護士長聽完臉上擔憂之色更濃:“無尿?這可是腎衰啊!”……幾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