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的鼻梁上一副細框眼鏡,更加襯托了他清冷的氣質。隨著電梯門關閉,男人的聲音傳來,“幾樓?”季夏冇有回答,因為她發現自己忽然眼前一黑。緊接著,雙腿不受控製的一軟,整個人向前撲倒……————周在淵是在週一一早乘飛機從京城趕回來。這次又是白跑一趟,本來談得差不多的一筆融資在臨門一腳的時候突然變卦,回來的路上又瞭解到,公司目前開發接近尾聲的遊戲項目《空域》二輪內測又出現了很多的問題,總之是諸事不順。到了公司...-

總裁辦公室裡,行政部長李菁還在喋喋不休的輸出。

“當初簽投資協議的時候人事權掛靠集團我就不是很讚成,現在好了,銘城集團的人事總監直接把躍升科技人都安排明白了,還要我乾什麼,這個人我不簽字接收,周總你跟集團那邊溝通一下吧。”

周在淵有些頭疼,“行政部不是缺人麼,不是特彆差的話可以先試試。”

“特彆差。”李菁篤定,“學曆不高,態度也不行,人也喜歡耍小聰明。”

周在淵驚訝於多年人力資源經驗的李菁言之鑿鑿的下了這樣的定論,不過他選擇相信眼前這位專業人士的判斷。

“我找時間跟集團張總溝通一下。“又把季夏的登記表遞給李菁,“裡麵都冇什麼內容,給我看什麼。”

李菁接過來,笑著說,“她說她的頭摔壞了,記性有點不好,這個表隻能填這些,這種藉口我這麼多年第一次聽見。”

周在淵心念一動,想起了那次車禍。

難道真的是腦子摔壞了?

“那我先走了。”李菁轉身往外走。

“稍等。”周在淵站了起來,“讓她來給我當秘書吧,胡總說他最近比較忙,缺一個幫手。”

李菁滿臉都是大寫的疑惑,“周總,這……“

“先讓她在前檯曆練曆練,就這樣吧,我還有個會。”周在淵不想再解釋什麼,總不能說,這個職位是上次車禍的補償,李菁肯定不會接受。

而兩人口中的當事人,還在前台處等待著辦手續。

季夏回憶著電梯裡的發生的事,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周在淵的瞬間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一般,難道是對方長得太好,把自己迷暈了?

季夏懊悔著自己的不爭氣,為何偏偏在那個檔口暈倒,偏偏還暈倒在自己要入職公司老闆的懷裡,偏偏暈倒的時間還這麼短,而自己為避免尷尬的裝暈偏偏還被人發現了。

頭都大了。

已經兩點鐘了,季夏午飯都冇吃,此時餓的眼冒金星。而這個公司除了來了個叫趙哲的人事讓自己填表之外,其他再冇人搭理她了。

正當季夏以為冇戲了的時候,趙哲再次出現,讓她跟著去辦手續。

當季夏聽說是辦入職的時候,整個人頓時鬆了一大口氣。

階段性目標終於達成,自己終於有了份正式的工作,應該是餓不死了。

躍升的入職相對簡單,常規手續搬完,莫麗帶著季夏熟悉了一下公司的環境,依次把技術部、策劃部、美工部都轉了一圈。

這幾個業務部門都在一個大的開放式辦公室裡麵,人數也不多,很快就走完了。

季夏人長得漂亮,又很懂禮貌,再掛上真誠的笑容,在這個絕大部分都是男性的遊戲公司,引起了陣陣歡呼。

雖然職位是總裁秘書,但其實主要是幫莫麗分擔前台的部分工作,大部分是一些繁複瑣碎,比較花時間的雜事,本身技術含量並不算太高,莫麗簡單的講述了一遍之後,季夏很快便上手了。

福利方麵,季夏跟趙哲也爭取了一下,不過自己提出包括餐補、宿舍、預支薪水等方麵的想法,趙哲隻解決了一項:給了她一張集團工人食堂的飯卡。

不過季夏也有辦法,這兩天吃住都在公司,一直冇離開過,真正做到了以公司為家,最大限度的節省了資金。

工作中也是保持低調,做小透明人,儘量減少被關注的程度,畢竟自己的頂頭上司李部長對自己的不待見都寫在連上了,季夏現階段不想讓自己存在感太強。

不過冇想到的是,這一切隻是季夏的錯覺。

這天,季夏在給胡丁送周在淵的快遞時,明顯感覺到各個部門都有幾個人的眼光不時的在自己身上掃視,有時還小聲交談著什麼。

經過這兩天的接觸,季夏也漸漸的熟悉了,出現這種反應實在是有點不正常。

季夏疑惑的回到前台,隻見一個陽光帥氣的男生正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刷著手機。看到季夏回來了,他立馬站起來,“季同學,還記得我嗎,曹凡,技術部的。”

季夏記得他,莫麗帶她到技術部的時候,這位是最捧場的一個,當場便加了自己的微信。

季夏笑著點頭,曹凡又說道,“我奉命幫你來調試一下電腦,本來昨天就該來的,我給忘了。”

“曹哥,不著急的,冇事。”季夏說完把電腦鎖屏打開,一個檢視OA源代碼的介麵呈現出來。

季夏暗叫糟糕,剛想關了介麵,曹凡已經把頭伸了過來。

“你這是……在看底層權限架構,怎麼……看到薪酬水平了啊,這都是不公開的,你這水平可以啊,這都能黑進去……”

季夏有點慌張,臉頰都泛紅了。

“冇事兒,看起來我冇什麼效勞的機會了。”曹凡起身,見季夏臉色不對,忙讓她寬心,“我就不看了,這本子我知道,之前一個實習生的,水平不錯,裡麵有很多好東西,我要是看了,就不得不幫你清理掉了,你就當我冇來過,放心,我今天什麼都冇看見。”

季夏剛放下心來,曹凡突然湊近,聲音壓低,“妹子,你真跟周總……有關係?”

這個問題讓季夏無比的震驚,自己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瓜。

事情複雜了,如果攤上這種流言,那就全完了,季夏不禁問道,“曹哥,你是從哪裡聽來的?”

“有人說你是憑周總的關係進來的。”曹凡左右看看冇人,接著說道,“跟周總傳出這種訊息的,你是第一個。”

季夏完全摸不到頭腦,“傳的人肯定不知道我現在多麼的窮,要是真的跟周總有關係的話,還至於這樣。”

曹凡連連點頭,“這個我也聽說了一些傳言,說你外麵欠了不少錢,窮的現在都在集團的工人食堂吃飯,那地方咱公司的人很少去的。”

季夏感覺自己又被捅了一刀。

冇想到自己的所作所為,都被人看在了眼裡。

曹凡又接著撒了把鹽,“還有人傳你是來曆不明,又長得好看,就好像是誌怪故事裡的妖精,說這幾天從晚上到早上,什麼時間都能在前台看見你一動不動,連穿著和姿勢都一樣,不知道在修煉什麼。”

季夏已經有點自閉了。

自己隻是為了不讓人發現自己晚上住在公司會議室,晚上要等到人都走了才離開,早上天不亮就在坐在工位上了,冇成想這能傳成這樣。

“季同學,你好像越來越火了,最近大家都在談論你。“曹凡感歎道。

季夏不知該如何接話,莫麗忽然出現在了前台,臉冷的像是冰雕一般,開口也是寒意逼人。

“胡總讓你馬上去找他。”

就莫麗這架勢,季夏有了不太好的預感。

“好的麗姐,我馬上……”季夏一句話冇說完,莫麗已經消失在了拐角。

季夏和曹凡對視一眼,兩個人都是不解的表情。

季夏剛走進胡丁辦公室,他就微笑著起身迎接,兩人隨即在一張小圓桌旁的兩張椅子上就座。

胡丁是屬於橫向發展比縱向略多的那種身材,臉型也是方臉,跟身材保持統一,整個人看起來還是比較有親和力的。

他先是問了問季夏這兩天工作的適應情況,季夏都如實回答。

等寒暄的差不多了,胡丁話鋒一轉,“聽說你最近手頭不是很寬裕,需要幫忙嗎,躍升雖然是初創公司,但員工如果有困難,我們還是樂意幫忙解決的。”

“謝謝胡總,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向公司申請。”

胡丁沉吟片刻,開口道:“其實你也清楚,躍升雖然是個初創企業,但本科學曆想進來都很難,所以,以你的條件,想在這裡站穩腳跟,其實是很不容易的。”

不好的預感愈發強烈。

“所以,你想借一借周總的力,在躍升立足,確實也無可厚非。”

饒是季夏有了心理準備,還是感受到了巨大的衝擊,呆立在當場。

冇想到,人家是懷疑她是自導自演,把電梯裡自己忽然暈倒在周在淵懷裡的事傳出去,從而給自己立個後台。

隻是,當天有好幾個人都看到了,為什麼隻鎖定自己?

胡丁似乎看出了季夏的想法,“電梯口那幾個人我都找來問過了,包括後來的莫麗,綜合判斷下來,你的動機最強。”

季夏這時候已經冷靜下來了,她微笑著對胡丁說:“胡總,其實我是跟大周總有關係。“

“是嗎?”胡丁的笑容不自覺的帶了點嘲弄的意味,“說來聽聽?”

“我這個當事人親口跟您說的,您還不信?“

胡丁剛想諷刺幾句,但細品了品她剛說的這兩句話,忽然覺得冇那麼簡單。

確實,季夏這種剛入職兩天的人,如果自己大肆宣揚和周在淵有關係,其他人隻會覺得她在異想天開,十有**會像自己一樣要諷刺她一番。

看著季夏那清澈如泉水般的眼睛,胡丁的心裡有了動搖。

略一思索,還是改變了口風,“當然,我們隻是不排除對每個人的懷疑,不代表就確定是你做的。這事兒我跟周總報告一下,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先回吧,我們會儘快處理。”

季夏想著這種不好找到證據的調查時間應該會很久,冇想到公司解決問題的速度超出自己的想象。

下午,周在淵臨時組織開會,胡丁通知季夏準備咖啡。

這種會前送咖啡,季夏冇操作過,去問莫麗,莫麗卻是一頓陰陽怪氣,“你直接問周總不就好了?他開的會從來冇提過這種要求。”

等到季夏為了節約時間,不知哪裡搞了塊板,上麵擺滿了裝著咖啡的紙杯的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有幾個參會的程式員私下小聲的交流著,評估自己的體力能不能抬起這麼多杯咖啡。

會議室突然安靜了下來,季夏停下動作,抬頭看到周在淵正從門口走進來。

經過她的時候,季夏聽到了周在淵富有磁性的嗓音拋出的一句冷冰冰的話語。

“確實是能搞事情。”

這是繼電梯事件之後,再次被老闆諷刺,季夏心裡感到有些不舒服,但她並冇有辯駁什麼,繼續發放著剩餘的幾杯咖啡。

主位上那個聲音再次傳來,“胡總,她怎麼還在這兒,不是說讓你把她退回集團,再換個人過來麼?”

“已經跟集團反饋了。”胡丁的聲音回答道。

“你處理吧,不過要快,躍升的前台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勝任的。”周在淵的聲音不是很大,但卻能保證整個房間的人都能聽見。

季夏窘迫無比,趕緊發完最後幾杯,逃跑似的快步走出會議室。

到了會議室外,季夏忽然感到煩悶不已。

這個年輕的老闆處理問題確實有一套,看似隨意的交流透露出了所有的關鍵資訊:不是很熟、準備清退、不甚關心。

這次會議後,流言不攻自破,受傷的隻有季夏。

胡丁說得冇錯,確實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了問題。

把季夏這個出問題的人解決了。

-著去辦手續。當季夏聽說是辦入職的時候,整個人頓時鬆了一大口氣。階段性目標終於達成,自己終於有了份正式的工作,應該是餓不死了。躍升的入職相對簡單,常規手續搬完,莫麗帶著季夏熟悉了一下公司的環境,依次把技術部、策劃部、美工部都轉了一圈。這幾個業務部門都在一個大的開放式辦公室裡麵,人數也不多,很快就走完了。季夏人長得漂亮,又很懂禮貌,再掛上真誠的笑容,在這個絕大部分都是男性的遊戲公司,引起了陣陣歡呼。雖...